瑞晟智能IPO:申報前夕賤賣股權 深陷專利權訴訟“漩渦”
財經

瑞晟智能IPO:申報前夕賤賣股權 深陷專利權訴訟“漩渦”

2020年06月15日 07:25:37
來源:云創財經網

據科創板上市委2020年第43次審議會議公告顯示,浙江瑞晟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晟智能”)將于6月15日首發上會。

瑞晟智能主營工業生產中的智能物料傳送、倉儲、分揀系統的研發、生產及銷售,是一家智能物流系統供應商。公司客戶主要集中于服裝、家紡縫制行業,同時其產品也可應用于汽車零部件、商業企業等行業,瑞晟智能可為企業提供自動化、數字化、智能化的工廠內部生產物流整體解決方案。

瑞晟智能此次擬在科創板上市,發行股數不低于1001萬股,募集資金3.98億元,主要用于研發及總部中心建設項目(7836.20萬元)、工業智能物流系統生產基地建設項目(2.19億元)以及補充流動資金(1億元),保薦機構為民生證券。

但筆者注意到瑞晟智能疑點頗多,在IPO申報前夕,瑞晟智能曾進行了2次股權轉讓,分別發生在2019年的10月與11月,而其中11月的股權轉讓價格之低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另外,瑞晟智能頻繁陷入了專利訴訟的怪圈,導致其核心技術的風險劇增。

專利訴訟“漩渦”

2014年時,瑞晟智能還只是母公司圣瑞思機械的技術服務者,為母公司提供電子設備與系統軟件,當時的瑞晟智能還不具備完整的生產體系和獨立的生產能力。

然而命運開了個玩笑,自2013年起,同行業企業浙江衣拿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圣瑞思機械發起了密集的專利權訴訟,據裁判文書網顯示,截止到2014年末,衣拿科技與圣瑞思機械之間的訴訟已經開庭審理16次。

在圣瑞思機械遭遇密集的訴訟攻勢之下,不得以展開了一場“戰略性撤退”,將與服裝吊掛相關的生產體系,包括存貨,固定資產,無形資產以及圣瑞思機械的人員和全部客戶與業務進行了全數轉移,而瑞晟智能則在這場“資產大逃亡”之下繼承了圣瑞思機械的衣缽。

在圣瑞思機械將與服裝吊掛的資產進行剝離之后則陷入了“馬拉松”式的專利訴訟,到目前為止,圣瑞思機械涉及的專利訴訟高達十幾起,還一度被法院判決強制執行,而瑞晟智能因經營主體發生了變更,僥幸躲過了一劫。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圣瑞思機械已經在2019年9月30日更名為寧波裕德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經營范圍也由“制衣機械設備制造、加工、批發”變更為金屬制品制造、加工。這其中就存在一個問題,圣瑞思機械與瑞晟智能實控人同為袁峰,而在報告期內圣瑞思機械與瑞晟智能是否存在同業競爭的情況,這也有待考證。

然而2018年9月,專利訴訟風波再起。據招股書披露,瑞典伊頓系統有限公司將瑞晟智能的子公司圣瑞思自動化告上法庭,認為圣瑞思自動化的S100型懸掛生產系統侵犯了其專利號為ZL200680029044.0的專利權,要求圣瑞思自動化停止侵權行為、銷毀所有涉及侵權的產品并且賠償原告60萬元及承擔訴訟案件的全部訴訟費用。截止到目前為止,該案件尚未有新的進展。

云創財經研究員注意到,瑞晟智能的另一款S50產品也曾涉及侵權并被判向被侵權方賠償經濟損失。瑞晟智能現在已經擁有的產品包括S50型、S100型、S70型、S80型等型號,目前已有兩款產品涉及多起專利權糾紛,結合來自瑞典企業的專利訴訟,瑞晟智能是否會在上市前遭到“阻擊”?云創財經將持續關注。

“賤賣”股權

據科創板官網顯示,瑞晟智能的申報材料于1月20日被上交所受理。而在申報前夕的2019年,瑞晟智能曾進行過兩次股權轉讓。

2019年10月,毅投資將持有瑞晟智能28.14%的股權分別轉讓給瑞澤高科、賴利鳴、馬立雄、莊嘉琪,據悉,此次被轉讓的股權主要是用于員工股權激勵。

而另一次的股權轉讓則格外引人注目,2019年11月,瑞晟智能的實控人袁峰將直接持有的瑞晟智能4.44%的股權以1元的價格轉讓給其女兒袁作琳。

結合此次瑞晟智能選擇的預計市值不低于10億元的上市標準,如果此次瑞晟智能成功上市,袁作琳以其持有瑞晟智能的股權身價將達到千萬。

3d试机号3d试机 福彩3d技巧准确率100 江西11选5选号 加拿大快乐8在线玩 上海时时乐开奖综合走 福建31选7怎么算中奖 江西11选5开奖历史 群英会走势图 新华保险股票行情走 今天青海快三走势图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