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億資金窟窿!“盟誠系”坑慘東岳集團 齊商銀行為8.6億造假詢證函背書
財經

15億資金窟窿!“盟誠系”坑慘東岳集團 齊商銀行為8.6億造假詢證函背書

2020年06月03日 15:04:40
來源:銀行財眼

來源|鳳凰網財經銀行財眼

鳳凰網財經訊 賭徒經常陷入“拆東墻補西墻”的惡性循環,有時企業也會走到“欲壑難填”的境地從而作出瘋狂的舉動。前有康美藥業、瑞幸咖啡財務造假風波未平,近日裁判文書網公布的一則裁定書又揭開了一個高達8.6億元詢證函造假案。

因盲目擴張造成巨大資金缺口,山東盟誠電氣有限公司及其關聯公司(簡稱“盟誠系”)曾向東岳集團(00189.HK)借款近30億,用于償還銀行借款以及高利過橋資金,最終有近15億資金未能收回。

填補這項窟窿,多家銀行被裹挾其中。鳳凰網財經《銀行財眼》通過梳理裁判文書發現,交通銀行卷入一筆涉及金額5億元的三方貸款交易中,而齊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齊商銀行”)則為詢證函造假背書——東岳集團為滿足年終審計需要,說服齊商銀行桓臺支行原行長寇某英幫忙在涉嫌8.6億元造假的詢證函上蓋章。詢證函是指審計人員為印證被審計單位會計記錄所載事項而向第三者發出的。

最終,齊商銀行桓臺支行原行長寇某英因犯違規出具金融票證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交通銀行青島分行市北第一支行行長的戚某因違法放貸、違規出具金融票證等罪獲刑。

15億資金窟窿難填 “盟誠系”坑慘東岳集團

山東盟誠電氣有限公司及其關聯公司是山東省一家大型的制造業集團公司,下屬五家子公司主要從事電氣、漆包線、鋼管、外墻保溫材料等多種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在業務擴張過程中,“盟誠系”大肆向銀行貸款,最多時欠下銀行貸款本息合計十多億元,且無力償還。

此后,“盟誠系”開始用借來的過橋資金堵銀行貸款的口子,堵上后辦理續貸,回過頭來再償還過橋資金的窟窿。但這樣的拆東墻補西墻注定不是長久之計,隨著時間推移,盟誠集團的償債能力不足的問題開始凸顯,而東岳集團就是其中的一個“受害者”。

東岳集團成立于1987年,2007年在香港主板上市,是亞洲規模最大的氟硅材料生產基地、中國氟硅行業的龍頭企業,同時也是格力、美的、長虹等知名家電企業的重要供貨商。值得一提的是,東岳集團還是新華聯旗下的上市公司之一,目前新華聯的多支債券已出現違約,資金鏈壓力巨大。

根據盟誠集團相關負責人證言顯示,“盟誠系”公司從2012年下半年開始通過齊商銀行桓臺支行從東岳集團借款,但后期則是“盟誠系”向東岳集團負責人李某直接借款,齊商銀行并未經手。從2012年下半年至2015年末,東岳集團出借給“盟誠系”公司的資金達29.24億,主要用于幫助“盟誠系”償還銀行借款以及高額利息的過橋資金,最終有近15億資金未能收回。

東岳集團負責人李某表示,他曾經發現到“盟誠系”公司償債能力不足的問題,但他最終選擇和盟誠集團“系在一根繩上”,期盼著“盟誠系”能夠借到新的款項以償還東岳集團的借款。然而,到了2014年末“盟誠系”依舊無法償還借款,但作為港股上市公司的東岳集團需要通過年終審計,于是東岳集團負責人李某決定走一些旁門左道。

據李某證言,2015年1月,李某約時任齊商銀行桓臺支行行長的寇某英在一幢別墅里見面,請求寇某英在會計師事務所發往齊商銀行的詢證函上蓋章,幫助東岳集團通過年終審計。而寇某英認為加蓋銀行印章銀行并未有任何損失,遂表示同意。

為拉攏大公司滿足業績 支行長涉8.6億詢證函造假

根據裁定書顯示,寇某英,女,1969年11月6日出生于山東省桓臺縣,系齊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濟南分行營業部總經理,2013年3月6日至2015年11月16日曾任齊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桓臺支行行長。

寇某英供述,她同意幫助東岳集團后不久就收到了由瑞華、德勤兩家會計師事務所發來的詢證函,兩份詢證函的內容是關于東岳集團旗下兩家子公司在齊商銀行的存款、委托理財資金等。詢證函是由審計機構(該案中為瑞華、德勤)以被審計者(該案中為東岳集團)的名義向被詢證人(該案中為齊商銀行桓臺支行)發出的,用以獲取被詢證人對于被審計者相關信息或現存狀況的聲明。

寇某英閱覽后發現,兩份詢證函都有造假的地方:一是東岳集團將委托貸款的資金使用方填寫為齊商銀行,實際上齊商銀行并未經手這些資金;二是詢證函中委托貸款金額存在虛增的情況,例如東岳化工委托貸款的總金額不超過2億,但銀行詢證函上的委托貸款金額是4.18億元。

然而,在明知詢證函內容造假的情況下,寇某英“經過四五天的思想斗爭后”,最終還是安排時任齊商銀行桓臺支行辦公室主任的成某違反操作規程在詢證函上蓋章?!俺鼍邇煞萏摷僭冏C函的目的只是應李某的請求,幫東岳集團應付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通過幫東岳集團這個忙,也可以要求對方在齊商銀行多存款,完成業績?!笨苣秤⒎Q。

除此之外,根據成某供述,當寇某英授意其蓋章時,其也曾提出質疑,表示這個業務并不歸辦公室管,同時他也發現了詢證函中存在虛增委托貸款金額的問題。但寇某英對成某說:“東岳集團是大公司,趕緊給他辦了吧?!庇谑浅赡臣由w了齊商銀行桓臺支行的行政公章,并分別快遞給了瑞華、德勤兩家會計師事務所。

根據詢證函文本顯示,瑞華、德勤發出的兩份詢證函分別涉及4.18億元、4.42億元委托貸款資金,共計8.6億元人民幣,齊商銀行桓臺支行分別在兩份詢證函“信息證明無誤”處加蓋印章。

根據東岳集團2014年年報顯示,應收賬款及其他應收款項余額19.06億元,其中就包括詢證函中涉嫌造假的8.6億資金。

案發之后,一審法院認為,寇某英、成某違反規定,為他人出具與客觀事實不符的金融票證,涉案金額8.6億元,情節嚴重,其行為均構成違規出具金融票證罪。并且在該起案件中,寇某英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成某起次要作用,系從犯,依法對其免予刑事處罰。據此,以違規出具金融票證罪判處寇某英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對成某免予刑事處罰。二審維持原判。

涉案金額5億元 交行也曾卷入“盟誠系”與東岳集團糾葛

值得注意的是,在“盟誠系”與東岳集團的各種合作交易中,齊商銀行并不是唯一一家涉案的銀行,交通銀行也曾被卷入其中。

據裁判文書網案件信息顯示,2014年12月,東岳集團負責人李某和“盟誠系”相關負責人來到了交通銀行青島分行市北第一支行,目的是為了申請貸款。在經過一番交涉后,“盟誠系”、東岳集團、交通銀行達成了一項三方交易。即由“盟誠系”向交通銀行申請貸款5億元,用于購買東岳集團產品;貸款到期時,“盟誠系”用銷售東岳集團產品的收入償還貸款;另外,東岳集團在交通銀行存入“回購準備金”5億元作為對該筆貸款的“擔?!?,一旦“盟誠系”無力償還貸款,交行可劃扣“回購準備金”。

對于交通銀行來說,這筆貸款可以說是零風險,而且東岳集團提供的“回購準備金”從流動性角度來說也強過抵押物,因為不存在任何抵押物處置的問題。于是,交通銀行青島市北第一支行的相關負責人向“盟誠系”放出這一筆價值5億元的貸款。

然而,好景不長,這筆貸款放出以后不久,“盟誠系”就多次出現延遲付息的情況,于是交行青島分行于2015年10月開始劃扣東岳集團的“回購準備金”。同年11月,東岳高分子公司發現款項已被劃扣,遂向桓臺縣公安局報警。東岳集團認為參與這筆三方貸款交易的集團內部人員李某涉嫌職務侵占、挪用資金罪。

鳳凰網財經《銀行財眼》記者查詢東岳集團于2016年9月30日發布的公告后發現,該案中東岳集團負責人李某已經因涉嫌挪用資金而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李某及兩名出納挪用集團資金共計14.782億元人民幣。

另外,2017年,東岳高分子公司與東岳化工公司分兩起案件向山東省高院起訴,以交通銀行青島分行為被告,要求其返還5億元“回購準備金”。不過,山東高院判決交行不用歸還5億元“回購準備金”,兩家公司均不服并上訴。但最高法在2019年駁回兩家公司上訴,維持原判。

雖然交通銀行在此次風波中避免了經濟損失,但相關負責人則免不了刑事處罰。山東省桓臺縣人民法院判決,時任交通銀行青島分行市北第一支行行長的戚某犯違法發放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犯違規出具金融票證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時任交通銀行青島分行市北第一支行行長助理趙某犯違法發放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另有兩名相關負責人犯違規發放貸款罪與違規出具金融票證罪,不過免予刑事處罰。

涉貸問題暴露內控漏洞 齊商銀行2019年被罰款近300萬元

根據天眼查資料顯示,此次涉案銀行齊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成立于1997年的淄博市商業銀行,2009年經銀監會批準更名為“齊商銀行”,現有注冊資本13億元,下轄1家營業部、2家分行和72家支行部。

值得注意的是,寇某英并非齊商銀行第一位涉嫌犯罪的支行長。2019年,齊商銀行張北支行原行長張某,在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接受有關公司和個人的財務,為相關企業辦理貸款授信業務時提供便利。最終,法院認定張某犯非國家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期一年。這兩起案件為齊商銀行的內部控制敲響警鐘。

梳理銀保監會官網的行政處罰信息公開表后,鳳凰網財經《銀行財眼》發現,2019年至今,齊商銀行以及各分支行被銀保監會處以行政處罰罰款合計296萬元。僅2019年9月23日一天,齊商銀行就收到銀保監會下發的罰單共計11張,這些行政處罰的違法違規事實中,明確涉及貸款事項的就有5項,合計罰款193萬元。

根據齊商銀行于4月30日發布的2019年度報告摘要顯示,2019年齊商銀行營業收入約為27.43億元,同比增長6.84%;歸母凈利潤從2018年末的5.31億元上升至2019年末的5.94億元,增幅18.31%。

2017年末至2019年末,齊商銀行不良貸款率依次為2.41%、2.35%、1.80%,呈下降趨勢。但按五級分類不良貸款余額中,可疑不良貸款余額從2018年末的558萬元增加至2019年末的2.78億元,增幅近500%。不過,齊商銀行對此也有應對,其不良貸款撥備覆蓋率從2017年末的154.18%升至2019年末的170.27%。

3d试机号3d试机 今天上海天天4开奖 七星彩小说 江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京东炒股大赛2020 上海天天彩选4 基金配资业务利率 山东群英会网上投注 江苏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幸运赛车是不是官方办的 p62开奖结果走势图